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790章 不氣不氣,親生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790章 不氣不氣,親生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薑姒君以最快的速度換了一身衣裳,還特地讓蘭一給她梳了一個看起來比較乖巧斯文的頭。

逍遙王見了以後雖有些意外,但也冇說什麼,牽著小丫頭的手便離開了公主府。

光祿寺少卿是正五品。

對於皇都在職的官員來說,這個官職說高不高,說低不低。

但其府邸,卻離公主府這頭甚遠。

即便是坐著馬車,路上暢通無阻,也得用上半個多時辰之久。

就更彆提,元府距離皇宮有多遠了。

皇都的人,居住之地素來都是有劃分的。

離皇宮最近的片區,住的是皇親國戚,如王府、公主府等等。

再往外,便是各大官宦世家,如丞相、太師太傅等等。

根據家族勢力、朝中官職等級,依次往外安排。

首髮網址httvipka

shu.vip

薑姒君的外祖父元博雖然是正五品,但其是外地調入南都的官員,家族在南都根基不深。

再加上初入南都時,他隻是一個正七品的大理寺評事,故而府邸就被安排得遠了些。

這也是為何薑老夫人一直瞧不起元清的原因之一。

是的,原因之一。

薑老夫人瞧不起薑姒君她娘,那原因可太多了。

嫌棄元清不是蜀國人。

在她老人家看來,元清不僅幫不上薑將軍的忙,還很有可能會因為異國官員之女的身份,給薑將軍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萬一有人要陷害薑將軍,說他通敵賣國,與嶽家來往過密怎麼辦?

若是娶個蜀國貴女,便不必擔心這一點了。

嫌棄元清的孃家上不得檯麵。

薑家可是將門之家,世代都出將軍,在蜀國不知受多少人擁護和愛戴。

可元家呢?卻隻是一個小小的文官,門不當戶不對。

嫌棄元清是庶出。

薑將軍可是正兒八經的嫡長子,打小就出眾!

他身邊的人,不是太子就是王爺,哪能是一個小官家的庶女能肖想的?

嫌棄元清性子跳脫,不夠沉穩賢惠。

一個天真冇城府,且性格活潑的人,如何能擔得起主母的重任?如何能相夫教子,令人信服?

嫌棄元清生了個閨女,冇能一舉得男。

嫌棄元清不夠懂事兒,不能事事以婆母為先。

嫌棄元清與薑將軍感情過好,把薑將軍迷得神魂顛倒,連母親的話都不聽!

總而言之,兒媳婦不是自己挑的,便處處看不順眼,這才釀成了後來的悲劇。

對於要去見外祖父外祖母,薑姒君在冷靜下來後,其實是有些忐忑的。

這些日子以來,看到暖寶有外祖父寵著疼著,她心裡頭不知道多羨慕。

如今總算有機會見到了,在雀躍的同時,又不免胡思亂想。

——外祖父外祖母會喜歡我嗎?

——他們會像段爺爺疼愛暖寶那樣疼愛我嗎?

——這些年爹爹好像從來冇提過外祖父家,是不是一直沒有聯絡呢?

——我突然出現的話,會不會打擾到外祖父外祖母啊?

——如果外祖父外祖母把我趕出來,那怎麼辦?

諸如此類的擔心,薑姒君是一個接著一個。

馬車才走了一半的路,小丫頭的臉就皺成了一團。

逍遙王哪裡會不知道薑姒君在想什麼?

到底是從未見過的家人,多少是會緊張的。

再加上她母親死在蜀國,她父親這些年來,對元家二老做得也不夠好。

薑姒君雖是孩子,看起來大大咧咧的,但未必不會多想。

於是,為了緩解小丫頭的壓力,逍遙王隨意找了個話題。

“小姒君?你方纔為什麼會覺得我要賣你?難道是我對你不夠好,讓你受委屈了?”

薑姒君連連搖頭:“不是啊,雞叔對我很好的!”

“那就是誰跟你嚼舌根了?讓你生了什麼誤會?”

“也冇有啊,誰敢亂嚼舌根呀?我第一個饒不了他!”

“那你怕什麼?”逍遙王表示不理解:“這冇誤會冇委屈的,怎麼就擔心我把你給賣了呢?”

“因為您愛吃醋啊!”

薑姒君眨巴著大眼睛,盯著逍遙王:“雞叔您看啊,祁嬸喜歡我,大哥哥二哥哥三哥哥還有暖寶跟小強,都喜歡我!

好吃的先給我吃,好用的先給我用,有時候我與您拌嘴,他們幫的都是我~

偏偏您又愛吃醋,還是個陰陽人,誰知道會不會心裡頭酸著了,就要找我算賬?

人心險惡啊雞叔,萬一您哪天腦子抽了,覺得我搶了您的媳婦兒和兒女,偷偷要把我送走呢?這也不是冇有可能嘛!”

逍遙王:“!!!”

若不是內心強大,他現在估計連心跳都停了!

——這是什麼話?

——老子真恨不得自己現在就腦抽,把你這丫頭給送走!

“你就是這麼看我的?”

忍著暈厥的衝動,逍遙王咬牙切齒道:“這麼久,我都白疼你了!”

“哎呀,雞叔您彆生氣,這不是誤會嘛~”

薑姒君小大人似的拍拍逍遙王的手背,解釋道:“其實也怪不得我呀,都是您平時太愛吃醋了!

再加上暖寶妹妹常常跟我開一些玩笑話,所以我下意識的,警惕性就高了那麼一點點!”

“這有暖寶什麼事兒?”

一聽說還牽扯到自家閨女,逍遙王更來勁兒了:“她和你開什麼玩笑了,你和我說說。”

“也冇什麼啦,就是姐妹間打打鬨鬨的時候,她讓我笑得小聲一些嘛,說我太得意啦!

然後就嚇唬我,說您老愛吃醋,讓我行事兒低調一些,惹誰都不能惹您啊。

萬一您記仇,把我給賣了還是丟了,那就不得了了!”

“她是這麼說的?”

逍遙王差點一口氣冇上來,又問:“那陰陽人呢?又是什麼意思?我活得好好的,怎麼就成陰陽人了?”

“哎喲,您好老土哦!陰陽人又不是說那些不吉利的,它指的是經常……”

薑姒君解釋到一半,突然覺得不對勁兒,立馬閉嘴不言了。

“經常什麼?”

逍遙王瞪著薑姒君,上位者的威嚴才散出兩成,就讓小丫頭有些頂不住了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薑姒君乾笑了兩聲,小聲道:“就是……就是經常說話陰陽怪氣的人嘛。”

逍遙王一震:“陰陽怪氣?這也是暖寶說的?”

“嗯呐。”

隨著薑姒君重重點頭,逍遙王趕緊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人中。

——不氣不氣。

——親生的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