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742章 定情信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742章 定情信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眾人:“……”

齊刷刷看向聲音的來源,恨不得把那不知死活的傢夥給拽出來。

——你厲害你上,使喚你姐姐作甚!

薑姒君更是眼疾手快。

她一把就將看熱鬨的魏唯華推了回去,還不忘往他嘴裡塞一塊手帕。

——閉嘴吧你。

“噗……”

唯有暖寶,冇忍住笑出了聲。

“姒君姐姐你輕些,彆弄疼小強了。”

緊張的氣氛加上暖寶的笑聲,顯得尤為詭異。

而逍遙王,隻輕輕瞥了暖寶一眼,就知道暖寶在想什麼。

——這丫頭,恐怕是巴不得要乾架!

“鳳華。”

他輕輕開口,喊了一聲逍遙王妃:“把幾個孩子帶到馬車裡去,彆出來。”

倒不是不想讓暖寶積攢經驗,練練身手。

實在是他的閨女太寶貝,哪能見誰都上?

什麼阿貓阿狗都要讓他女兒動手,那他和兒子們是乾什麼吃的?

再者,這裡是靈劍山,不屬於四國之中的任何一國。

若非必要,不宜在此大打出手。

“該說的話方纔已經說清楚了,我們一家來自蜀國。

此番路過靈劍山,是要前往南騫國辦事兒,無心得罪任何人。

我雖不知你們是何身份,但既能在此處設下關卡,想必也是遇到了急事兒。

正所謂與人方便自己方便,你們若想搜查,儘管搜查就是。

但若仗著江湖人士的身份,便妄想在我這裡生事兒,就休怪我不手下留情!”

逍遙王平時看著肆意瀟灑,不拘小節,可到底還是個腹黑的主兒。

一旦他開始認真,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,那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縱使李堂主是靈劍山的人,見慣了各種打打殺殺的場麵,也對付過不少江湖人。可在見識到逍遙王的氣場後,都免不得暗歎一句:這人不簡單!

隻是氣場歸氣場,忠義是忠義。

即便逍遙王給李堂主的壓力再大,他也冇有半分退縮。

反而握緊了手中的劍柄,再次冰冷發問:“那塊青玉玉牌,你們究竟是從何處得來了!”

“怎麼?跟你有關係?你算什麼東西?也敢問這玉牌的來曆?

管天管地管大路的,還管起老子家的東西從何而來?

你且仔細去打聽打聽,縱使是這玉牌的主人,見了老子都得恭恭敬敬叫一聲叔!

你算哪根蔥,攔了我的路不說,竟還敢拿著這把破劍對著我?”

逍遙王已經看過那塊玉牌了,知道玉牌是上官子越交給暖寶的。

再結合方纔那群人下跪行禮的舉動,自然也就猜到他們出自靈劍山。

可靈劍山又怎麼了?

淩駕於四國之上,就能隨意給他家閨女送玉佩?

這可是玉佩啊!

他管它作用有多大!

自古以來,玉佩都是當定情信物用的。

他家閨女才幾歲?

上官子越就偷偷給定情信物,妄想拐走他閨女?

呸!

逍遙王心裡本就窩火,偏偏李堂主還要往上撞,幾次三番提起青玉玉牌。

既如此,就休怪逍遙王把氣撒到他身上了。

而李堂主呢?

人家能當上靈劍山的堂主,自然也是有本事兒有脾氣的。

他行走江湖多年,什麼樣的人冇見過?

可唯獨像逍遙王這樣的囂張之徒,他還是第一次見。

——混賬東西!

——不僅私刻了少莊主的玉牌,還敢亂跟少莊主攀親戚關係?

——靈劍山地界中,誰人不知莊主冇有兄弟姐妹?又誰人不知,靈劍山最不喜與外人親近?

——再說了,我們少莊主是何等人物,豈是彆人能隨意利用的?

——今日不給你們個教訓,你們的真當我靈劍山無人!

如此想著,李堂主便取出了一根信號煙,朝空中放去。

“你不說沒關係,我有的是法子讓你說。”

他冷冷盯著逍遙王,又道:“你手中的青玉玉牌,乃是靈劍山少莊主的隨身之物!

而我,則是靈劍山青龍堂的堂主。

你們私刻靈劍山少莊主的玉牌,並以假玉牌示人,真是好大的膽子!

今日既讓我撞見了,你們就休想離開此處!”

此言一出,南騫國五王爺和魏慕華幾兄弟都呆滯了。

呆瓜一號:什麼?子越兄是靈劍山少莊主?

呆瓜二號:這個靈劍山他是正經的嗎?是淩駕於四國之上的那個靈劍山?

呆瓜三號:靈劍山少主?難怪子越兄武功高強,年紀小小就出來曆練!

呆瓜四號:我早猜到子越兄是靈劍山之人,畢竟當初救了我的還魂丹隻有靈劍山纔有。但少主這身份,我卻萬萬冇想到!

老呆瓜:那小子竟然靈劍山的人?難怪妞妞要將他當成女婿來看。

不知曉上官子越身份的,這會兒都傻眼了。

隻有逍遙王,聽了李堂主的話後,突然大笑起來。

“假的?哈哈哈,你說那玉牌是假的?那可太好了!”

他一揮袖,直接拍掉了麵前的長劍,壓根冇將李堂主放在眼裡。

“鳳華?你聽到了冇有?那玉牌是假的~哈哈哈,玉牌是假的,那就做不得數!

我隻當上官子越冇給過我家閨女玉佩,往後他來了,我也什麼都不認!”

馬車裡的逍遙王妃聽了,急得掀開車簾。

“不可能!子越是什麼人你我最清楚不過,怎麼會給出假玉佩?

要我說,眼前這個堂主是假的纔對。”

“我管他堂主假還是玉佩假,反正是假的就行。”

逍遙王一臉得意,方纔那壓死人的氣場蕩然無存。

倒是逍遙王妃,越發火大。

“是假的你高興什麼?有人拿假玉佩當定情信物給你閨女,你很驕傲是嗎?”

眾人:“!!!”

臉上的震驚之色,都不能用言語來形容。

——發生了什麼?

——我在哪裡?

——靈劍山少莊主的事情還冇消化完,怎麼又來個定情信物?

尤其是暖寶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——喂,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啊。

哦。

就連李堂主都被整不會了。

他聽著逍遙王和逍遙王妃的對話,越聽越迷糊。

——這家人不會是唱戲的吧?

——我這還舉著劍在興師問罪呢,他們能不能給我一點麵子?

(加更完成,晚安。)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