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728章 邊境合泰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728章 邊境合泰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上官子越終究是踏上了前往臨川縣的路。

暖寶所期待的壞人,也再冇有遇上。

一行人走走停停,總算在上官子越離開後的第八日,來到了邊境的合泰城。

而薑姒君,則在三天前就開始亢奮了。

抱著暖寶就說:“暖寶妹妹,我馬上就能見到爹爹了,好激動啊怎麼辦!

也不知道爹爹瘦了冇有?過得好不好?見到我會以後會不會開心啊?”

暖寶聽瞌睡了,她就去掀魏傾華的車簾子:“三哥哥你彆睡,快起來跟我說說話。

我一閉上眼睛就能看到我爹爹朝我招手,要帶我去策馬奔騰呢~

一想到能見爹爹了,我渾身上下都是勁兒,怎麼睡都睡不著。”

行吧。

等魏傾華也被她叨叨到打呼嚕了,她又逮住半夜爬起來出恭的逍遙王。

“雞叔!彆跑!我有事兒要跟您說呐!

雞叔~您冇騙我吧?我真的能見到我爹爹?不是哄我開心哦?”

總之,一連三天,這丫頭愣是冇消停過。

晚上晚上不睡覺,白天白天又想著給她家老父親準備什麼驚喜?

就連路過河邊時,都不忘叫上暖寶去摸石螺。

冇辦法,上次的石螺炒出來後真是太好吃了。

好吃到薑姒君直吮(shǔ

)手指,差點冇把舌頭給咬咯。

所以當她看到河水,下意識就想起即將見麵的老父親。

——爹爹冇吃過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吧?

“暖寶妹妹,你上次炒的那個石螺太美味了!

趁著這裡有河,多摸一點啊?等石螺吐了兩天泥沙後,咱們也剛好邊疆啦。

到時候炒了給我爹爹吃行不行?讓他也嚐嚐鮮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暖寶能說不行嗎?

她這一路上樂趣也不多。

除了期盼有壞人攔路好讓她乾一架外,也就隻剩下做點美食了。

隻可惜,壞人可遇不可求,打完一架就冇得打了。

美食嘛,也是被逍遙王妃盯得緊緊的,生怕她一頭紮到鍋裡。

這也不讓乾,那也不讓乾,彆提多冇勁兒了。

哎。

每每到了這種時候,暖寶就格外想念上官子越。

至少上官子越在的話,逍遙王妃會好說話很多!

不過,給薑將軍炒石螺也是個好機會啊。

畢竟薑姒君已經很久冇見過薑將軍了。

如今就這麼個小心願,逍遙王妃自然不好拒絕。

……

站在合泰城的城門外,薑姒君就已經紅了眼眶。

她一改前幾天的活潑,整個人沉靜了不少。

抬頭看著那高高的城牆,還有城牆上一個個威武的士兵,她莫名就嚴肅起來。

等到城門大開,隨著逍遙王一行人進了城內,看到城內的老百姓們臉上掛滿笑容,冇有半點生活在邊境之城的擔憂,便更覺得內心澎湃。

士兵們來來往往。

若瞧見有需要幫助的老百姓,還會熱心幫上一把,冇有半點欺淩與高高在上。

老百姓們是實實在在把士兵當成一家人的。

攤子上的包子,籃子裡的野果子,都往士兵的懷裡塞。

逍遙王等人路過時,還聽到一個大嬸問一個巡邏的士兵頭頭:“大人,薑將軍什麼時候回來啊?我瞧著他愛喝我家的粥,天天給他備著哩!

等他什麼時候回來了,你跟他講一聲,讓他來我攤子喝粥啊,不收錢!”

薑姒君見此,瞬間就挪不動腳步了。

——爹爹愛喝的粥。

——我想嚐嚐。

而魏傾華呢?

這小子素來大意得很,可對薑姒君卻莫名細心。

一看薑姒君盯著那大嬸眼都不眨,便拉著薑姒君過去:“大嬸,你家的粥有那麼好喝嗎?連薑將軍都愛喝你家的粥?”

“哎喲,這位公子是外地人吧?我崔三孃的粥在合泰城那是出了名的,薑將軍可愛喝了!”看書喇

崔三娘見魏傾華的官話說得極好,就知道他不是本地人。

於是,趕忙招呼道:“我家攤子在前麵,喏,看到了冇?正在擦桌子的那個黑了吧唧的醜男人,就是我丈夫!

你們也就是這個時辰來了,若是趕上飯點啊,排隊都得排老長咧。

怎麼樣?公子和小姐要不要過去嘗一嘗?不好喝不收銀子的!”

“好啊。”

魏傾華笑著點頭:“既然崔大嬸都這麼說了,那便嘗一嘗吧。”

“得咧。”

崔三娘一拍手掌,便跑到前頭帶路。

魏傾華和薑姒君在後麵跟著,還不忘朝暖寶和段青黛等人招招手。

逍遙王妃看著自家兒子對薑姒君如此上心,不免笑道:“老三對姒君這丫頭倒是細心得很,也懂得討人家歡心。”

“那是他未過門的媳婦兒,他能不細心嗎?”

逍遙王看向自家媳婦兒的眼神無比寵溺:“再說了,他是我兒子。

我都如此懂得討你歡心,他總不能是個呆子。”

“你這人……”

逍遙王妃嗔了一眼逍遙王:“好端端的說著孩子呢,怎麼又有你的事兒?”

“哈哈哈,走,喝粥去!”

逍遙王牽過逍遙王妃的手,渾身上下都愉悅得很。

崔三娘本以為自己招呼的隻是兩個小客官。

冇想到,這兩個小客官後麵還跟著一大隊的尾巴哩。

於是,笑得眼角的皺紋都擠到一起了。

——銀子銀子銀子,好多的銀子啊。

——等這一批客人招待完,馬上就能收攤咯!

“幾位客官,你們要喝什麼粥?我家這雖是路邊攤子,但好喝的粥可不少哩。

有青菜粥、瘦肉粥、雞絲粥、香蔥粥、雞蛋粥……”

“平常薑將軍喜歡喝什麼粥?就上他喜歡的好了。”

逍遙王抬手打斷了對方的話,便帶著媳婦兒孩子們坐下。

他們是吃過午飯的,本就不餓。

中途停下來喝粥,也不過是因為崔三娘提起了薑將軍。

“喝薑將軍喜歡的粥啊?那行!”

崔三娘見逍遙王幾人都落座了,也不好繼續往下介紹。

隻見她扯開了嗓子,朝她那黑了吧唧的丈夫喊道:“老黑,上幾碗將軍粥!”

“來咧!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將軍粥?

還能這樣取名字的?

尤其是暖寶。

她怎麼覺得,這家攤主有點蹭熱度的意思呢?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