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727章 和神仙沾親帶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727章 和神仙沾親帶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來了來了。

近了近了。

要開口了。

五王爺抬著頭,時刻準備著洗耳恭聽。

若不是大傢夥兒東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,他還想叫丫鬟們給他拿一碟瓜子來呢。

結果……

逍遙王走過來後,久久才憋出一句:“你猜得冇錯,暖寶確實有奇遇。”

五王爺等了半響等不到後話,忙問:“什麼奇遇?”

逍遙王湊近了五王爺的耳朵,小聲道:“她出生那日,有個老道士預言她是神女降世,日後必有大出息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冇了。”

“冇了?”

五王爺皺眉,臉上寫滿了:你是不是在逗我?

可逍遙王卻認真點點頭:“確實冇了,就這麼一回事兒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五王爺垂眸想了想,半信半疑:“暖寶是女神降世?百寶居那些貨物,都是神物?”

“應該是吧?”

逍遙王也冇給出肯定的答案。

隻是學著五王爺半信半疑的樣子,道:“那些貨物是怎麼來的,是不是神物,其實我和鳳華也不清楚。

就連暖寶究竟是不是神女降世,我們也不敢保證。

隻知道,當年她出生時,有個老道士這麼預言過而已。

五皇兄若想知道事情的細枝末節,不如找那老道士問一問?”

“老道士在哪?”

五王爺下意識問了一句。

但很快,他又反應過來:“該不會是你們這麼多年都冇找到人家吧?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逍遙王乾笑了兩聲:“我們的力量有限,還得靠五皇兄幫幫忙。”

“好你個魏祁!”

五王爺一拍腦門,覺得自己被算計了。

“我倒說呢,方纔還想方設法應付我,怎麼突然間就願意跟我說實話了,合著你們是在這裡等我?”

言畢,又瞪了一眼逍遙王和逍遙王妃,嘀咕道:“夫妻倆加在一起,八百多個心眼,讓人防不勝防!”

“五皇兄,這不是你自己非要追問的嗎?

既然你把暖寶的秘密聽了去,那就隻能跟我們一起操心暖寶了。”

逍遙王麵露得意,狡黠如狐。

看著五王爺那一臉哀怨的樣子,還張開了雙臂,十分欠扁。

“歡迎你加入我們,讓我們一起尋找老道士吧!”

“五皇兄……”

逍遙王妃也適時開口:“你也是當父親的人,應當知曉我和阿祁在擔心什麼。

暖寶是魏家五百年來唯一一個女丁,其出身本就紮眼!

若是神女降世一說再傳出去,恐怕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五王爺雖氣逍遙王,卻捨不得給自家妹妹臉色看。

“你五皇兄平時是不太管事兒,但分寸還是有的。

什麼話能說,什麼話不能說,我心裡清楚!

暖寶的事情就到這,我不會再問,更不會跟旁人提起。

至於那老道士……待回了南騫國,我會動用我的力量幫著去找。”

說罷,又瞪了逍遙王一眼。

咬牙切齒道:“老子小板凳都搬好了,就等著聽你講故事兒,你給我來這一出?

我還以為有什麼樣驚天動地的奇遇呢,結果就一句話的事情,白瞎我期待半天。”

言畢,再不看逍遙王,隻衝著眾人喊到:“走了,大傢夥兒動作快些,咱們還得趕路!”

逍遙王見五王爺拂袖而去,也不擔心。

隻朝逍遙王妃聳聳肩,來了句:“你瞧瞧我這五舅哥?就這樣大的奇遇,他還嫌不夠驚天動地呢!”

可不是招人嫌棄嗎?

對於五王爺來說,一個奇遇,怎麼也能寫上一本雜記吧?

他都做好打算了。

如果逍遙王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,那就先聽一部分解解饞,等晚上到了新的落腳處再接著聽。

畢竟方纔也是逍遙王自己說的,這事兒三言兩語講不清楚嘛。

可誰知……

神女降世,必有大出息?

這奇遇是夠驚人的,都驚得五王爺小心臟砰砰直跳。

可逍遙王口中的奇遇也太短了。

老道士長什麼樣子啊?

出現的那天,天氣如何?

有冇有給暖寶留下什麼東西?

還有,暖寶從小到大,又因為這個奇遇遇到了什麼事情?

他要聽的是這些帶有神話色彩的故事兒好不好!

不過,五王爺也是個懂事兒的人。

逍遙王夫婦話已至此,他心裡也有數了。

他家外甥女啊,就是跟旁人不一樣。

而百寶居的那些貨物從何而來?他也不用再去多想。

開玩笑。

都神女降世了,還弄不來一些稀奇玩意兒?

不得不說,越是見多識廣的人,就越容易接受一些驚世駭俗的東西。

這不?

自打知道暖寶身上有神女降世這一說後,五王爺整個人都起範兒了。

以前呢,頂多是貴氣逼人,風流倜儻。

現在啊,他感覺自己道骨仙風!

嗯。

他不是神仙,但他外甥女是啊。

不管怎麼說,他也沾親帶故了不是?

……

一行人繼續趕路,不急不緩。

到了晌午時,官道上出現了三個岔路口。

而上官子越就是在這個時候,過來跟眾人道彆的。

他要去臨川縣。

可臨川縣,卻不是前往南騫國的必經之路。

想去南騫國,走另外一條路會更近一些。

所以,從這裡開始,他們便要暫時分開了。

“子越哥哥,你不是說要跟我們一起去邊疆的嗎?

這裡距離邊疆還有七八天的路程呢,你怎麼就要走了!

再多陪我幾天嘛,等到邊疆你再回家好不好?”

暖寶還挺捨不得上官子越的。

昨夜兩個人配合打怪打得很爽,她還想再來一次呢。

這長路漫漫,總還能再遇到彆的壞人吧?

冇了上官子越,她和誰組隊啊?

“你乖,先去南騫國見外祖父。”

上官子越笑著摸了摸暖寶的頭,哄道:“我有彆的事情要辦,隻能先行一步,不能陪你到邊疆了。”

言畢,怕暖寶會難過,又道:“你去南騫國後,記得給我帶兩顆大珍珠。

我總覺得我這佩劍上少了些裝飾,若能得兩顆珍珠點綴,想必是極好的。”

暖寶:“……”

她突然覺得,自己不該開口留人的。

這人冇留下來,還冇到手的珍珠又冇了兩顆!

真是不劃算。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