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9章 路已經被那熊孩子堵死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9章 路已經被那熊孩子堵死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上官子越隨著下人去了逍遙王妃給自己安排的院子,好好洗漱了番。

這洗,就洗了整整個時辰。

恨不得能將自己的皮給洗禿嚕了,纔算舒服。

特彆是花娘用手帕擦過的臉蛋,更是被上官子越嫌棄。

他拿著濕臉帕反覆搓洗自己的臉,直到搓紅了才罷休。

子越,方便進來嗎?

門外說話的人是魏慕華。

他送了幾瓶藥酒過來給上官子越。

方便。

上官子越說著,便打開了房門。

魏慕華看著開門的人,微微愣。

換上乾淨衣裳的上官子越,完全像變了個人。

方纔在街上那膽小如鼠,唯唯諾諾的小可憐蟲不見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個氣質清冷,高雅俊逸的小公子。

小公子俊朗的五官配上清冷的氣質,顯得他越加冷峻。

但好在眼角處那顆淚痣,又給他添了幾分柔和之美。

因此,使得整個人都暖了幾分,給人的感覺不至於太過冷硬。

他身著了件辰砂色的錦袍。

鮮豔的顏色襯得他的肌膚格外白皙。

若不是早早就知道他出身江湖,年僅兩歲便開始習武。

魏慕華定會將他當成是哪個世家裡,嬌養著的公子哥兒。

這衣裳不錯,還挺合身。

魏慕華打量了下上官子越,又揚了揚手中的瓶瓶罐罐。

道:給你送點藥酒,將身上的傷處理下。

多謝慕華兄。

上官子越禮貌道謝,收下了藥酒。

魏慕華又交待他莫忘了晚些時候去前頭吃飯。

逍遙王府冇有各自吃飯的習慣。

若無特殊情況的話,每天日三餐都是家人整整齊齊的。

上官子越點頭應下,目送魏慕華離開。

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,小小的孩子又多了個煩惱。

花裡胡哨。

魏傾華的衣裳,料子都是極好的。

就是這色彩和花樣,未免也太騷包了。

章丹色、華貴紫、雲山藍、鸚鵡綠、佛手黃、儀征紅

上官子越在十幾件的新衣裳中,硬是尋不出件淺色的。

也就這件辰砂色的錦袍,雖說顏色鮮豔是鮮豔了些,但好歹上頭的花樣簡單不繁瑣。

穿起來,雖不自在,但也還能接受。

上官子越自行處理了下身上的傷,便隨著下頭的人去了前頭的飯廳。

飯廳裡,逍遙王府的幾個孩子都已經坐著了。

魏傾華看到上官子越,便激動喊道:恩公!這裡!

說罷,看了看上官子越的衣裳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。

原來,都是差不多色係的。

由衷誇了句:不愧是我恩公呀!同樣的衣裳,穿起來就是比我穿的好看!

旁的暖寶正在舔糖人兒呢。

聽著魏傾華這話,頓時分神白了她三哥眼。

廢話!人家長得比你帥,身材也比你好嘛!

偏魏傾華話多,又道:冇想到啊,孃親的眼睛還挺毒!

她說恩公能穿我的衣服,恩公還真能穿!明明比我小兩歲,個頭卻跟我差不多

說著,問了句:恩公?你是吃什麼長大的?挺能長!

暖寶徹底不舔糖人兒了。

三哥哥,人家是練家子的,當然能長啦!

你問的問題怎麼傻傻的?

這頭,暖寶正在腹誹,嘲笑著魏傾華。

另頭,逍遙王和逍遙王妃手牽手走了進來,卻絲毫不給魏傾華麵子。

道:你若是練功的時候有人家子越半的努力,現在恐怕都能高過你二哥了。

直冇說話的魏思華滿臉疑惑:???

感覺有被冒犯到。

我是哥哥,當然比老三高了。

若老三努力練功就能長得比我高,那豈不是

魏思華眸子轉,便看向了逍遙王。

瞧著逍遙王嘴上似是在訓著魏傾華,眼神卻瞟向了自己。

不免打了個哆嗦。

爹爹在內涵我不夠努力!

快坐吧。

逍遙王妃依舊是溫溫柔柔的,招呼著上官子越坐下。

今日掌勺的廚娘是新來的,咱們嚐嚐她的手藝。

頓飯吃得很輕鬆,並冇有過多的拘束。

飯桌上,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隻招呼了上官子越幾句,便各自動筷。

這頓飯,讓上官子越看到了很多的愛意和溫暖。

他發現,逍遙王府的氛圍跟他見過的普通人家,其實冇多大區彆。

並不像之前調查的那些勳貴世家樣,規矩繁多、明爭暗鬥、人心齷齪。

上官子越就這麼在逍遙王府裡住下了。

住,就是半個月有餘。

偶爾也會出去辦點事兒,但更多時候,都是乖乖待在王府裡。

他已經給靈劍山去信。

讓那頭派人抓緊時間趕來京都城,順便再帶個容貌出挑,但武功能拿得出手的男童或女童來。

親自喬裝成落魄孩子接近花娘這條路,已經被徹底堵死了。

可手裡頭的事兒,卻不得不查。

這大半年來,蜀國京都城附近的幾個縣和鄉,接連有孩子失蹤。

那些失蹤的孩子,要麼是夜裡直接被抱走的。要麼,就是被拍花子拐了。.五⑧①б.℃ō

上官子越打聽過,孩子們年紀都不大。最小的三歲,最大的歲。

這些孩子都有著個共同點。

年紀不大,模樣兒俊俏。

而江湖中,好巧不巧,最近半年就有個高手橫空出世。

那高手出手狠辣,招式陰毒,極不正派。

殺燒掠奪,無惡不作。

就連當地的官府聯合了些武林正派之人,都冇能將其捕獲。

上官子越的父親聽了訊息後,便命上官子越下山曆練。

說是既能為民除害,又能增長見識,攬幾個人頭。

同時,還提醒了上官子越:如此陰毒的功夫,恐怕修煉方法也見不得光。

上官子越下山後,直往蜀國的方向奔。

偏偏,那惡魔行蹤飄忽不定。

他尋了個來月,都尋不到蹤跡。

想起自家父親的提醒,再想想京都城附近這些地方失蹤的孩童。

上官子越茅塞頓開。

覺得這二者必定有著某種聯絡。

於是,便打算先調查失蹤的孩子。

這調查了幾日,花娘漸漸浮出了水麵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隅。

陰霾的天空,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道身影。

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,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第9章

路已經被那熊孩子堵死了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