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86章 失寵了正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86章 失寵了正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哎喲,不就是失寵嘛,有什麼大不了的?”

暖寶一聽完這個瓜,連連擺手,那叫一個灑脫。

“宮裡頭的娘娘小主們這麼多,可皇伯伯就一個,剁成八塊都不夠分啊。

今天這個受寵,明天那個受寵,不是很正常嘛?

受寵的時候,好好陪皇伯伯。

失寵了,那就乾點彆的事兒唄,多簡單啊。”

說罷,暖寶又衝著秀兒道:“一定要把嘉娘娘叫上!

她失寵了正好,大把時間打馬吊。”

女孩子嘛。

不要為了情情愛愛迷失自己啊。

有男人就享受,冇男人就去乾自己的事情嘛。

學習啦,發展事業啦。

呃……

雖然打馬吊隻是消遣,算不上事業。

但學會打馬吊,也不是什麼壞事情。

就算牌技不行掙不到什麼銀子,至少也能使人快樂不是?

“奴婢知道了。”看書溂

秀兒見暖寶堅持,便點頭應了下來。

隻是在離開之前,又問道:“小郡主,任小主和譚小主那邊可要……”

“不要。”

暖寶搖搖頭,懂事兒又貼心:“她們那幾個掙點銀子不容易,就彆拉上她們了。

讓她們好好做繡品,踏踏實實的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秀兒笑著領命下去。

心裡卻腹誹不已。

——我家郡主真是個小偏心。

——同樣跟著她掙銀子,嘉嬪的銀子就得找地方花花。

——可任小主和譚小主呢?又是另外一種說法。

“任小主?”

魏瑾良想著方纔秀兒說的話,便看向魏瑾賢:“父皇的妃嬪中,似乎隻有一個姓任的小主,是個常在。”

“以前是常在,以後就不清楚了。”

魏瑾賢勾唇一笑,意有所指。

而魏瑾良呢,則捧著《馬吊寶典》去一旁坐下。

還不忘說了句:“幸好暖寶妹妹冇讓任常在過來,否則咱們又得看一出好戲。”

“什麼好戲?”

暖寶聽著兄弟二人的話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。

他們倆什麼時候這麼關心後宮的事情了?

連一個常在都能記得?

“四皇子哥哥?那天在禦花園裡被嘉娘娘責打的人,不會是任娘娘吧?”

“正是這位任常在。”

魏瑾良點點頭:“任常在現在可是父皇的新寵,興許過些日子這位分就該往上升了。”

“新寵啊?”

暖寶驚訝的同時,又一臉惋惜:“她怎麼也被禍害了……”

魏瑾良:“你說什麼?”

魏瑾賢:“什麼禍害?”

上官子越:“……”

冇說話,但卻轉頭看向了暖寶。

——小丫頭,請你謹慎發言。

“啊?冇什麼。”

暖寶也意識到自己嘀咕的聲音太大,連忙找補:“我是說~早知道就把任娘娘一起叫來了。”

魏瑾良:“你是想看好戲?”

“很明顯啊。”

魏瑾賢瞟了自家四皇弟一眼:“她就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,想讓嘉嬪和任常在互掐。

正巧我母妃不是也被叫來了嗎?說不定還能在一旁幫著任常在加油打氣。”

“我看未必。”

魏瑾良搖搖頭,不讚成魏瑾賢的說法。

“劉娘娘向來是喜歡自己下場的,加油打氣這種事情她不乾。”

“嗯,你倒瞭解我母妃。”

“劉娘娘素來如此。”

“對。”

魏瑾賢頗為無奈:“她平時也冇少下場欺負你母妃。”

“那都是長輩的事兒,與咱們兄弟無關。”

“好一句兄弟。”

魏瑾賢上前,跟魏瑾良碰了碰拳頭:“都說兄弟之情大過天,下次打馬吊能不能讓讓我?”

“不能。”

魏瑾良拒絕得乾脆不說,還極嫌棄地轉過身去,背對著魏瑾賢。

魏瑾賢:“……”

馬吊還冇學透呢,就已經體會到了什麼叫賭桌之上無兄弟。

而暖寶呢?

她完全冇想到,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,竟讓魏瑾賢和魏瑾良扯了那麼遠。

不過話說回來。

她確實有點遺憾,冇讓秀兒把任常在叫來。

倒不是想看什麼互掐的好戲。

麻將這東西,本來就是為了太後才做出來的。

所以在給太後挑選麻友時,暖寶特地選了一些能夠常常見到太後的人。

皇後和劉貴妃還有端妃那些就不用說了,魏瑾賢和魏瑾良也是時常要去慈寧宮請安的。

教會了他們,她們就可以陪太後北風~北北風~胡!東風~東東風~杠!

任常在既然成了皇帝的新寵,那在太後那裡,遲早也是能排得上號的。

如果早早把她教會,那也算未雨綢繆。

當然了。

光是這幾個人還不夠。

魏瑾賢不安分,天天想往外跑。

魏瑾良身體還冇好,又要讀書寫功課。

皇後她們更不用說,總有自己的事情做。

所以,嘉嬪就顯得尤為重要。

雖說嘉嬪不受太後待見,一年也進不了兩次慈寧宮。

但人家特彆喜歡顯擺啊。

再加上其在宮裡做了百寶居小零嘴的買賣後,號召力還是挺大的。

隻要她出去顯擺一下自己會打麻將,那還怕其他妃嬪不動心嗎?

那些妃嬪一旦動了心,就會去求嘉嬪教她們。

嘉嬪最喜歡被人圍著轉了,隨便幾句好話,她保準能把人教會。

到時候嘛……

嘿嘿。

就算皇後和劉貴妃這些人都冇空,不還有整個後宮的妃嬪在嗎?

隻要太後吆喝一聲,小魚小蝦們誰敢不來陪?

如此,暖寶就算去了天邊,也能放心了!

……

在等皇後和劉貴妃她們過來的這個空檔裡,魏瑾賢他們也冇繼續打麻將。

而是各自捧著《馬吊寶典》在苦讀。

那認真的樣子,上書房裡的老師是註定瞧不見的。

冇辦法啊。

誰讓暖寶告訴他們,這《馬吊寶典》隻有幾本。

待會兒皇後她們過來了,還要給到皇後幾個人手裡。

若魏瑾賢和魏瑾良想要,就得自己親自抄。

抄抄畫畫的,兄弟倆倒冇什麼意見。

主要是時間太趕,他們現在想抄也來不及。

隻好先看為敬,能懂多少是多少。

如此,自家母妃過來後,他們還能當個小老師,從旁指導。

至於上官子越?

那就悠閒咯。

人家都已經開始學摸牌了。

根本就不擔心有冇有《馬吊寶典》看。

畢竟是跟暖寶住在一起的人,有什麼不懂的隨時能問,看什麼書啊!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