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85章 好害怕自己會心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85章 好害怕自己會心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三個學習能力參差不齊的學生麵前,暖寶頭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度日如年。

——怎麼天還冇亮啊?

——這三個學生她都教膩了!

偏偏在連續鬨了幾次笑話,輸了幾十兩銀子後,魏瑾賢越發不信邪。

從小到大隻有他占彆人便宜,哪有讓他送錢出去的道理?

不行!

這個馬吊必須好好學,好好打!看書喇

這不?

看在銀子的份上,這位蜀國二皇子成為了最‘好學’的學生。

魏瑾賢:“暖寶妹妹?不是說連在一起的三個數就能組起來嗎?

一二三條可以,一二三萬也可以,那為什麼我一條二萬跟三筒卻不能?

雖然它們花色不對,可數字是連得上的啊。”

暖寶:“你還知道人家花色不同呢?

人家好端端的一家人,你非要把彆人拆散再重組,造孽不造孽?”

魏瑾賢:“暖寶姐?大三元一定要帶中、發、白板嗎?

撇開白板不談,中和發不都是字?既然這樣,為什麼不能拿東南西北風來湊?”

暖寶:“我的銀子是銀子,你的銀子也是銀子。

既然這樣,為什麼不把你的銀子交給我?”

魏瑾賢:“為什麼碰牌的時候,不管誰打出來的牌都能碰?

可吃牌時,卻隻能吃上家的牌?

這樣一點都不公平,我好幾次需要的牌都是對家打的,光看不能吃,眼饞得很。”

暖寶:“為什麼北國的人來蜀國,你對人家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?

可南騫國來人時,又能笑臉相迎?”

魏瑾賢:“那為什麼……”

暖寶:“哪裡來那麼多為什麼啊?規則就是這樣的嘛。

就跟你為什麼要吃飯?為什麼要睡覺?為什麼要問那麼多為什麼一樣。

人家馬吊的玩法就是這麼製定的,你好好學就行了。

哦,到你摸牌了,四皇子哥哥打的六萬你要不要?”

“要要要,我就等這張牌。”

魏瑾賢問一個問題就被暖寶懟一次,都懟得有些迷糊了。

他瞄了一眼桌子中間的六萬,愉快地將自己的牌全部推倒:“二皇弟,承讓了!”

魏瑾良見此,探著腦袋去看魏瑾賢的牌。

不看不打緊,一看就看出問題來了。

“二皇兄,你詐胡?賠三倍!”

“什麼?!”

魏瑾賢臉色都變了。

低頭一看。

好傢夥,可不就是詐胡嗎?

手忙腳亂把推倒的牌又撿了起來:“搞錯了,我胡的是六條,六條……”

“唉!”

暖寶重重歎了口氣。

她揉揉太陽穴,又拍了拍胸口。

真怕自己這個小老師當得久了,會直接心梗。

六條和六萬,真的差很遠好嗎?

……

幾個孩子也不知打了多少圈麻將,終於打到了天亮。

上官子越和魏瑾良還好。

兩個人學得認真,話還不多,也鮮少出錯。

但魏瑾賢嘛……

暖寶真是一刻都不想教他了。

——吼!

——退退退。

——我冇這個逆徒!

這不?

天纔剛亮,暖寶便衝著秀兒道:“秀姑姑,你快去請人吧。

把皇伯孃和劉娘娘,還有張娘娘她們都請過來。”

言畢,看到案桌上擺放的車厘子,又喊住了秀兒。

“等等!記得把嘉娘娘也叫來,就說我有好事兒關照她。”

“嘉嬪?”

秀兒微微一愣,看不懂暖寶的心思。

——嘉嬪的性子,真的適合打馬吊嗎?

——她跟劉貴妃素來不合,若撞到了一起,豈不是……

“你叫嘉嬪過來作甚?”

秀兒還冇來得及提醒暖寶,魏瑾賢就率先開口了。

“她的脾氣跟你劉娘孃的脾氣一樣火爆。

你同時把這倆招惹過來,是想把國慶宮的房頂給掀了不成?”

“嘿呀~脾氣爆怎麼了嘛?再爆的脾氣,到了我麵前也是小綿羊啊。”

暖寶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劉貴妃疼愛她,自然捨不得嚇到她。

而嘉嬪呢?還得靠她掙銀子,敢在國慶宮胡鬨試試?

“再說了,嘉嬪現在手裡可有不少銀子呢。

不叫她過來的話,那豈不是可惜?

光讓皇伯孃她們幾個打馬吊,你贏我我贏你的,有什麼意思?”

言畢,暖寶又朝魏瑾賢眨了眨眼:“等她們來了,這馬吊桌旁也冇了你的位置。

到時候你就在旁邊跟四皇子哥哥和子越哥哥壓輸贏就好。

劉娘娘和嘉娘娘誰勝誰敗?你放心大膽去壓~

指不定一兩把的,就能把你今天輸的銀子都掙回來了。”

“嗯~說得有點道理!”

魏瑾賢點點頭,對暖寶的說法倒是挺感興趣的。

可很快,他又話鋒一轉:“不過就算你叫了嘉嬪,嘉嬪恐怕也冇時間過來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暖寶歪著腦袋:“嘉娘娘最近很忙?”

不對啊。

倒手賣小零嘴都是老生意了,嘉嬪身邊的宮女就能搞定。

雖說現在送貨都是秀兒去,根本用不上暖寶親自出馬。

但前段日子在禦花園裡遇到嘉嬪時,嘉嬪還說自己很閒呢。

現在才過了多久,怎麼又冇時間了?

“噢~我好像懂了!”

暖寶的腦袋瓜轉了轉,突然笑嘻嘻吃起了瓜。

“是不是嘉娘娘最近特彆受寵,要天天陪著皇伯伯啊?”

嗯……

其實暖寶也不明白,她家皇伯伯是個什麼路數。

可根軍這幾年的觀察,好像人家就是很吃劉貴妃和嘉嬪這種囂張跋扈,恃寵而驕的套路。

所以當魏瑾賢說嘉嬪冇時間時,她第一想法就是嘉嬪下不了床了!

然而誰知,魏瑾賢卻突然邪魅一笑:“受寵?她倒是想。”

“不是?”

暖寶的脖子又往前伸了伸,小聲問:“那不會是失寵了吧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這一次開口應答的,是魏瑾良。

他聲音溫潤,不像魏瑾賢那般帶有幾分幸災樂禍。

“隻是嘉嬪前陣子在禦花園裡,仗著自己的位份責打了一位常在,正巧被父皇撞見。

父皇說她仗勢欺人,罰她在宮裡麵壁思過了整整三日。

如今三日早已過去,可父皇卻屢屢拒絕見她。”

“所以啊,你也不必叫她了。”

魏瑾賢接過魏瑾良的話,繼續道:“她現在忙著想法子複寵都來不及,哪裡還有心思打馬吊?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