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75章 來呀,互相傷害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75章 來呀,互相傷害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瞧你這話說的,我像是那種不講理的人嗎?

你可是出了名的千金聖手~能收長寧為徒弟,那是長寧的福氣!

我們身為長寧的家人,是該好好謝你的。”

逍遙王妃示意張院判落座,又說了幾句好聽話。

這才問道:“隻是你方纔說,這次喝酒是我家王爺請的客?

嗬嗬……他倒是著急得很,還搶在我前頭了?

就是瞧著眼下這情況,他招待得似乎不夠好啊。

哪裡有客人還冇喝醉,主人倒先醉倒的?

這樣吧,過兩天我再下個帖子,邀你們一家到王府來做客。

聽說醉仙樓那頭又出了新菜式,咱們就去醉仙樓叫兩桌席麵回來,再好好喝個痛快!”

“你客氣了,不用這麼費事兒。”

張院判哪裡敢答應?

這女人都是披著羊皮的老虎,凶猛著呢。

於是,連連擺手道:“今日這一頓酒啊,雖隻有我們兩個男人在喝,但也喝得痛快!

你家阿祁這回大方,不說菜式,光是美酒就點了十幾二十壺吧?

而且啊,花樣還挺多~除了那個黃金酒外,還有薔薇露、杜康酒、竹葉青、菊花秋!

哎呀,全都是好酒啊,我平常都捨不得喝……”

說著,張院判生怕自己的火拱得還不夠旺。

又繼續道:“你不常喝酒不知道吧?這些酒可不便宜!

付銀子時,光是酒錢就花了幾百兩。

你說說我,何德何能啊?

白撿一個這麼好的徒弟,還能喝到這麼好的酒,真是做夢都能笑醒哦!”

張院判顛倒黑白,硬是把自己請客的事兒,說成了是逍遙王在請客。

而區區幾十兩的酒錢,也被他誇大成了幾百兩。

並且,他還臉不紅心不跳,就像在說真事兒一樣。

——來呀。

——互相傷害呀。

“師父!”

段青黛正巧在這個時候趕來。

瞧見逍遙王妃也在前廳,便趕緊行禮:“侄女見過姑姑,見過師父。”

“長寧啊。”

張院判放完火,暗道段青黛出現得正是時候。

“來,這是我前些年親自寫的手劄,你記得多看看。”看書喇

言畢,又衝著逍遙王妃道:“時辰不早了!既然人已經安全送回來,這手劄也給到了長寧手裡,那我便先回去。”

“這就回去?”

逍遙王妃笑著起身:“留下來用個晚飯吧?我這還有上好的糯米酒呢。”

“不了不了,多謝好意,我這還得趕緊回去陪媳婦兒呢。”

張院判嚇得直襬手,神仙來了都留不住。

段青黛看著自家師父逃跑似地離開,不免笑道:“師父真是疼愛師母,做什麼事情都想著她。”

說罷,轉頭一看逍遙王妃,又道:“我們姑父也疼愛姑姑,什麼都聽姑姑的~”

“是嗎?”

逍遙王妃挑挑眉,皮笑肉不笑。

“既然他這樣疼愛我,那我也得好好疼愛他。”

言畢,拂袖離開前廳。

走到門口時,還不忘衝著冬雪吩咐道:“去拿搓衣板!拿兩個!”

段青黛:“???”

——怎麼又拿搓衣板了?

下意識地,段青黛就打了個寒顫。

趕緊追了兩步出去。

瞧著逍遙王妃那急急離去的背影,她越發覺得不對勁兒。

尤其是想起逍遙王妃離開前的那個笑容。

怎麼那麼詭異?

“要不要去看看……”

段青黛嘀咕了句,陷入了兩難。

搓衣板都上了,可見是有大事兒發生。

用她家五皇伯的話來說,這種時候最容易學到姑姑的馭夫之道。

可這一次上的是兩個搓衣板啊,事情定不簡單。

以表弟們給出的經驗,這種時候過去的話,很有可能會禍殃無辜。

“馭夫之道,慘遭連累……”

段青黛站在走廊下,掙紮了好一會兒。

最後,終是垂頭看了看手中那本手劄:“算了,回長樂園看手劄吧!”

——什麼馭夫之道?

——若是兩國聯姻,我的夫君就是一國儲君。

——像他那樣的人物,到時候還不知道是我馭他,還是他馭我呢。

……

逍遙王妃從前廳回到永樂院後,便把逍遙王給扒了個精光。

莫說是裡衣和襪子,束髮冠都被她給拆了。

還有屋子裡的各種瓷器擺件兒,畫軸毛筆,枕套被套。

就連那高高懸著的房梁,逍遙王妃都命人爬上去看了。

最後,收穫自然是十分喜人的。

錐髻裡,十兩銀票。

鞋子裡,七十兩銀票。

花瓶裡,總共搜出三百三十兩。

畫軸裡,加起來有二百六十兩。

書本中,夾了四百兩。

還有房梁上,整整三千兩!

各個地方的銀票加起來,一共是四千零七十兩。

看得逍遙王妃都忍不住暗叫一聲好傢夥!

若不是看在逍遙王是個王爺,也需要服眾的份上,她都想直接拿一盆水把那個正在打呼嚕的醉漢給潑醒!

然後好好問一問,他是如何手握四千多兩銀子的?

逍遙王的零用錢就是逍遙王妃定的。

就他那點零用,彆說攢銀子,夠花就不錯了。

這可是四千兩啊!

如此大的一筆數額,不可能是從賬房支的。

因為她前幾天纔看過賬簿。

若是賬房那頭支出了這樣一筆銀子,她肯定有印象。

可如果不是從賬房那頭拿,這些銀票又從哪來?

——難道是阿祁揹著我偷偷在外頭做買賣了?

——可他的一舉一動,我素來是知道的。

——做買賣這樣大的事兒,怎麼可能瞞得了我?

逍遙王妃看著桌上那些大大小小麵額的銀票,陷入了沉思。

——不是賬房拿的,也不是做買賣。

——那……

——會不會是有人給阿祁零用錢了?

逍遙王妃靈光一閃,覺得這個猜測很有可能。

但如果是有人補貼逍遙王,這個人又是誰呢?

她開始在腦海中過濾可疑的人。

——母後?

——不像!

——母後雖然心疼阿祁,但一般都是給物件兒,幾乎冇給過銀兩。

——皇兄?

——應該不會!

——皇兄雖是一國之君,又有國庫又有私庫,但他素來節儉,對兒子都小氣得很。

——幾個兔崽子?

——不可能!

——他們比阿祁還窮,怎麼會……

——難道是暖寶?

——對!

——那丫頭都富得流油了,說不定還真是她!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