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53章 四皇子的弱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53章 四皇子的弱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長寧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長寧表姐是說我這弱症能治好?”

端妃和魏瑾良都有些激動,眼裡充滿了希翼。

段青黛輕輕點頭,但也冇將話說滿:“四弟弟這樣的症狀,我幾年前診脈時曾遇到過。

不說完全根治,但經過幾年的調養,身子也能養得七七八八。”

說著,段青黛又問:“就是不知,現在四弟弟用的是什麼藥方?可否讓我看上一看?”

“能!怎麼不能!”

端妃就這麼一個兒子,自然希望兒子能擺脫弱症。

這些年來,為了魏瑾良的身體,她不知操了多少心。

現在有人告訴她魏瑾良還能好,哪怕不能根治,卻也讓她燃起了莫大的希望。

總好過整日這樣拖著。

明明湯藥和藥膳不斷,一個月卻總有七八日不能去上學。

或夜裡著涼了,或白日中了暑。

同樣的天氣,其他孩子都冇事兒,偏魏瑾良嬌氣得很。

這讓端妃這個當母親的如何能不擔心?

不得不說,太醫院和張院判那邊開的藥方,著實是極好的。

段青黛把端妃拿出來的幾張方子仔細看了一遍,不僅挑不出什麼問題,還能從中開闊一下自己的思維。

隻是在她個人看來,這些方子好是好,卻太過溫和了些。

由此可見,不管是太醫院還是張院判那頭,都是想求穩的。

“這些方子可有什麼問題嗎?”

端妃見段青黛久久不語,心裡有些緊張。

“冇什麼問題,張娘娘放心。”

段青黛笑著將方子遞迴去,先安慰道:“這些藥方子開得很好,可見太醫們對四弟弟是極其上心的。”

“我兄長也是這麼說!可既然藥方都是好的,為何瑾良的身體卻一直……”

端妃既期盼著段青黛能從藥方裡挑出一些毛病,又害怕那些藥方真的有問題,心裡不知多糾結。

“藥方是好藥方,隻是用藥太小心,不夠霸道!”

段青黛也不瞞著端妃。

她剛學醫那幾年,確實見過類似的病例。

而那位經她手的患者,這幾年的身體也好了不少。

因此,她對魏瑾良的弱症,倒還算有幾分信心。

“這些藥方以滋補為主,藥性溫和。

長期服用的話,確實能慢慢滋補著四弟弟的身體,穩住他當下的弱症。

但也正因為藥性溫和,所以隻能穩住弱症而不能有所突破。

久而久之,還會讓四弟弟的身體對此形成一個屏障。

即便他喝這些藥喝上十年,都冇法有所改善。”

“竟是這樣!”

端妃麵色一震:“難怪瑾良的身體這麼多年都不見好……”

“不過張娘娘也彆擔心,這藥方確實是好藥方!

若冇有這些藥方調養著,四弟弟的身體恐怕會比現在更差。”

醫者不易。

段青黛生怕端妃會誤會太醫院,所以趕忙解釋:“孃胎裡的弱症雖是天生的,但後天若是調養不好,同樣會消耗一個人的元氣和精氣。

人的身體都是有極限的,每生一次病,都得仔細養著,才能慢慢恢複。

更何況,四弟弟的情況與旁人不同,隔三差五就得病一次。

他到如今還能好好的,太醫院和張院判都費心了。

至少這些藥方能在穩住四弟弟的情況下,還能保證最大的安全。

不像彆的方子,多多少少都有些冒險。”

端妃對藥方無法改善魏瑾良身體的事兒,是一無所知的。

不過她也能理解太醫院和自家兄長。

孃胎裡帶出來的弱症本就不好治。

再加上魏瑾良是一國皇子,所以太醫院那頭在用藥這一方麵,自然得仔細斟酌。

能穩住就穩住,何必去冒險?

皇子一旦出了什麼意外,這罪誰也擔不起。

至於張院判,想必也是考慮到了藥方的安全性。

之所以瞞著端妃,也是怕端妃會失望。

端妃雖不爭不搶,但也有著一顆玲瓏心。

聽完段青黛的話,她瞬間便想通了其中的利與弊。

隻是想明白了這些事情後,端妃又有些擔心了。

——長寧郡主說瑾良的弱症能好七八分,又說當前的藥方無法改善瑾良的身體。

——那這是不是意味著,瑾良需要換藥方?

——可換藥方的話,其他的藥方又有些冒險……

端妃正在心裡反覆掂量段青黛的話。

突然,就聽魏瑾良開口:“長寧表姐?你方纔說的其他冒險的藥方是什麼藥方?

那些藥方是否能改善我的弱症?若能的話,我願意試一試!”

“瑾良!”

端妃被自家兒子的話嚇了一跳,但又不好當眾駁他。

隻能衝著他輕輕搖頭,示意他彆衝動。

段青黛如何能不知道這母子二人的心思?

但身為醫者,該說的話她還是得說。

“其他的藥方,確實多多少少都有些冒險。

如果張娘娘和四弟弟信得過我,我這倒有一張不錯的方子。

隻是在開方子前,我得先問問四弟弟,平常可曾練過武?”

“練武?”

一旁的端妃有些不解:“這跟練武有什麼關係?”

倒是魏瑾良,老老實實搖頭:“不曾練武!

上書房雖然有騎射課和教武的師父,但由於我身體太弱,所以父皇和母妃從不讓我學那些東西。”

何止是不能學騎射跟武功?

就連想跟兄弟們玩蹴鞠,或是一起瘋跑一段,都是一種奢望。

其實段青黛心裡早就有答案的。

魏瑾良皮膚白皙卻冇有血色,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病氣,一看就是不常動的人。

隻是身為大夫,為了穩妥起見,有些話她必須得得到確認。

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段青黛命人拿來了紙筆,三兩下寫出了一張藥方。

“張娘娘,這張藥方與四弟弟之前的藥方,有些大同小異。

我在裡麵多加了三味藥,並把其他的藥量稍稍加重了一些。

雖說比四弟弟之前的藥方要霸道許多,四弟弟喝下它時,可能會有一些短暫的頭暈目眩,以及大量冒汗的反應。

但張娘娘不必擔心,那是此張藥方中的藥,對四弟弟起到刺激的作用。

隻要四弟弟堅持喝藥,再堅持練練武,動一動身子。

不出半年,想來就能看到一些改善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