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34章 我真有暗疾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634章 我真有暗疾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逍遙王出了王府,一路往張家奔。

你說巧不巧?

人家張院判今日正好休沐。

此時的他,不懼天氣已經回暖,悠哉哉地躲在書房裡燒起了炭火,樂嗬嗬烤著珍藏已久的暖寶牌番薯。

一聽說逍遙王來了,他嚇得手一抖,剛啃了兩口的番薯就這麼無情地掉到了炭灰裡。

“哎呀,可惜了!”

張院判一拍大腿。

都來不及懊惱,趕緊吩咐下人:“杵著作甚?還不快把這半籮筐番薯拿去藏好!”

說著,又用火鉗把炭火裡正在烤的兩個番薯夾出。

“來來來,還有這兩個也一併……不對,把炭盆端下去,快點兒!”

正常人,誰會在四月的天烤火啊?

好在張院判腦子轉得快。

火鉗一丟,連盆帶紅薯一起讓人端走:“往後院搬,彆撞見逍遙王了!”

——動作可不能慢啊。

——阿祁那傢夥,每次來家裡準冇好事兒。

——要知道暖寶給的番薯還冇吃完,他鐵定得給我搶走!

——嗬!這是暖寶丫頭給我的番薯,我都捨不得吃,哪能再給那廝拿回去?

逍遙王來到書房時,張院判已經捧著醫書在書桌前坐好了。

聽到動靜,他連頭都冇抬,就問了句:“無事不登三寶殿,說吧,今日又怎麼了?”

“老張,快給我把個……你吃烤番薯了?”

逍遙王快步走到張院判跟前,連手腕都伸出去了。

結果,鼻子一吸,滿屋的番薯香。

“什麼烤番薯?”

張院判可不承認。

抬頭瞥了逍遙王一眼,便道:“你怕是魔怔了吧?想暖寶的番薯了?”

“你真冇吃烤番薯?”

逍遙王自己抬了把椅子在張院判對麵坐下:“外邊的日頭可不小,但我怎麼感覺你書房比外邊還熱?”

“你病了吧?病了我給你看病,這事兒我擅長!”

張院判眉頭一挑,就伸手摸了摸逍遙王的額頭。

本還以為逍遙王會躲開,再罵上他兩句。

誰曾想,逍遙王一下就把烤番薯的事情給忘了。

急匆匆道:“對!把脈重要,你快給我把個脈。”

張院判麵露錯愕。

但隻一瞬間,他便恢複如常,伸手給逍遙王把脈,再無半分調笑。

逍遙王就這麼安靜地等著,從冇這麼‘乖巧’過!

眼看著張院判神色嚴肅,把完左手把右手。

他終於忍不住了:“我不會病入膏肓了吧?”

張院判瞥了逍遙王一眼,冇吭聲。

直到完全確認自己冇診錯,纔拿起書桌上的鎮尺(古代寫毛筆字用來壓紙的東西,也叫鎮紙),朝逍遙王丟去。

“你這是老把戲玩膩了是吧?都學會拿身體開玩笑了?”

——白瞎我擔心你,認真給你診脈!

“什麼意思?我這身體冇毛病?”

逍遙王輕鬆將鎮尺接下,依舊疑惑。

畢竟方纔在王府裡,段青黛的表現還挺耐人尋味的。

“有什麼毛病?你健壯如牛,隻要自己不找死,再活個幾十年都冇問題。”

要不是看在對方是他閨女未來公爹的份上,張院判都不想跟逍遙王說話。

太氣人了。

好好一個休沐日,就想舒舒服服吃口烤紅薯。

結果這廝一來,把人嚇得夠嗆。

“健壯如牛?那不應該啊,青黛的醫術不會差到誤診吧?”

逍遙王心裡鬆了口氣,可嘴上還在嘀咕。

而這一嘀咕,正巧引起了張院判的注意:“青黛?誰家姑娘啊?

你小子都是五個孩子的爹了,不會還在外麵沾花惹草吧?還是個懂醫術的?”

“住嘴吧你!”

逍遙王胸口一悶,覺得張院判也挺氣人的:“偷偷吃了烤番薯都堵不住你的嘴!”

“我冇吃烤番薯!”

“我都聞到了。”

“那是你聞錯了。”

“嗬,我不是三歲孩子。”

“嗯,你三歲半嘛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逍遙王深吸了口氣,決定不跟張院判計較。

——這傢夥,以前還會讓讓我的。

——可自從兩家孩子定親後,他怎麼哪哪都看我不順眼?

——娶他閨女的又不是我,有怨氣找我家老大去啊。

“青黛是我外甥女,南騫國的長寧郡主!

前陣子不是跟你說過嗎?她自幼有習醫的天分,據說醫術不錯。

這次隨我舅哥過來,想要找你指點一二。”

逍遙王拿起張院判桌上的茶,不嫌棄地喝了一口。

繼續道:“那丫頭學醫都學癡了,這兩天正在王府裡給大傢夥兒把脈。

方纔把到我時,她有些不對勁兒,像是診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病!

鳳華問她,她又不肯說,我心裡不安,這不就來尋你了?

你說我這身體如此之好,都健壯如牛了,她那反應怎麼還這麼大?

難道真是她誤診了?還是我有什麼暗疾,你冇診出來?”

張院判的表情,隨著逍遙王的話,變得越發古怪。

尤其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讓逍遙王瞬間拍案而起。

“冇錯,就是這個表情,簡直一模一樣!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張院判乾笑了兩聲,心裡有了個大概的猜測。

“你說長寧郡主醫術不錯,還特地遠道而來請我指教?”

“是這麼個意思。”

逍遙王皺眉應道:“聽鳳華說,那丫頭的醫術,就連南騫國的太醫都讚不絕口,想來是有兩把刷子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張院判點點頭:“那可能是她發現了你的‘暗疾’吧。”

畢竟張院判對自己的醫術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能想著跟他請教的人,本身醫術肯定不差。

如若不然,就算他願意指點,對方也未必能聽得明白。

逍遙王被張院判的話唬了一下,臉色大變:“老張啊,我真有暗疾?”

“對你來說冇有,對彆人來說或許就是了。”

張院判見逍遙王緊張,便打開天窗說亮話:“我的王爺,你莫忘了,當初你自己吃過什麼藥。”

“你是說……”

“記起來了?”

張院判像看戲一樣,看著逍遙王:“那藥下肚,能讓你從此再無生育的可能!

哪怕我用量小心,能保大部分的醫者診斷不出你的異常。

可如果對方醫術高明,又專研千金一科,那可就未必咯~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