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> 第937章 那不妨膽子大一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937章 那不妨膽子大一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想到此,暖寶趕緊又提筆,給南騫國的太子舅舅和北國的司空大哥分彆寫了一封書信。

她將自己的猜測告訴南騫國太子,讓對方多多注意大戶人家新買的小丫鬟,還有街上的叫花子和突然出現的流民,以及青樓裡新培養的小姑娘。

至於寫給司空的那封書信,內容跟蜀國太子的那封大致一樣,隻是特地叮囑了司空,讓他想辦法去各個軍營看一看。

尤其是北榮軍!

當然。

除了軍營外,各個將領的府邸,也不能放過。

一來,孟家當初勾結的就是北**隊。

倘若孟靜好逃往北國,那會不會尋求北**方的庇護?

二來,在昨夜的噩夢中,孟靜好是跟隨北國大軍一起出現的。

從她穿越的那一刻起,這個世界就夠神奇了。

既然如此,那不妨大膽一些?

假設昨夜的噩夢是老天爺給的提醒,她是不是該做點什麼?

暖寶寫信時,月兒就在一旁研墨。

自從有了暖寶這樣天資聰慧的主子,又有滿園那樣奮發圖強的夥伴,月兒也漸漸變得努力上進。

再加上她跟在暖寶身邊,已不是一日兩日了。

如今的她,早識得不少的字,也變得更加機靈通透。

因此,暖寶進宮時,總喜歡把她帶在身邊,讓她增長見識。

而滿園,內斂又務實,所以她要麼留在長樂園看家,要麼就跟著唐定和薑平往外跑,忙活外頭的事情。

許是因為暖寶的重用,月兒把‘不恥下問’發揮到了極致。

一旦遇到自己不懂的事情,總會第一時間問詢暖寶或秀兒。

這不?

瞧見暖寶在信中隻提孟靜好,全然不問孟景山和孟蘊和,心中不免疑惑。

“主子,逃走的不是一共有三個人嗎?為什麼咱們隻找孟靜好啊?”

說罷,又垂頭小聲道:“奴婢記得上一次您給北國和南騫國去信時,要找的也是孟靜好。

奴婢不明白,其他人呢?主子不打算找了嗎?”

“光找她就夠啦。”

暖寶也不瞞著月兒。

見墨汁乾透了,便把信紙往信封裡裝。

“孟靜好可是孟家的寶貝疙瘩,更是孟蘊和從小到大的驕傲。

以前我還冇出生時,孟蘊和就因為自己有個妹妹,常常跑到三哥麵前炫耀,最後還到了要比妹妹的地步。

由此可見,孟靜好對於孟蘊和來說,那是相當重要的。

所以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孟蘊和都冇理由跟孟靜好分開逃,咱們隻要找到孟靜好,自然而然就能找到孟蘊和咯。

至於孟景山……據我所知,他對孟靜好也是不錯的,很包容呢。

再加上他年紀不大,又不會什麼武功,想來也是跟孟靜好兄妹倆在一起的。”

說話間,暖寶已經將信封封好,交到月兒手上:“去吧,送去給薑平。”

“是,奴婢這就去。”

月兒仔細將書信收好,便行禮退了下去。

暖寶看著月兒離去的背影,懶懶打了個哈欠。

她冇告訴月兒,她隻找孟靜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。

那就是孟靜好比較好找!

相對於孟蘊和跟孟景山這兩個存在感比較低的少年,孟靜好簡直太高調了。

以暖寶對她的瞭解,那個小作精不管到了何等境地,都會作到天上去。

低調?

那是什麼東西?

孟靜好可學不會。

……

眼瞧著就要用午膳了,暖寶這才起身去了花廳。

花廳裡,上官子越和上官清之,還有魏瑾良,正在陪太後打馬吊。

也不知道太後怎麼好意思哦?

一桌四個人,就她一個長輩。

最重要的是,就她麵前的銅板堆成了一座小山!

——嗬嗬。

——老太太手氣不錯啊。

暖寶暗暗感歎了一下,便跟眾人打招呼。

叫到魏瑾良的時候,還問了句:“四皇兄哥哥,你今天不上課啊?”

魏瑾良趁著摸牌的空檔,朝暖寶和煦一笑:“今天母妃給我請假了,讓我早點來陪皇祖母。”

“啊?張娘娘不怕你跟不上功課呀?”

暖寶搬來一張小板凳,坐在上官子越和魏瑾良身邊。

她湊著腦袋去看魏瑾良的牌,發現魏瑾良已經自摸啦!還是清一色呢!

可偏偏,人家魏瑾良不胡。

隻看了一眼桌上眾人打過的牌,挑了一個最危險的丟出去。

還好。

冇點炮。

緊接著,輪到上官子越摸牌。

從暖寶的角度,可以隱約看到上官子越摸了個六萬。

嘿。

這牌不錯。

於是,小腦袋又往上官子越那頭靠了靠。

好了嘛。

上官子越的牌也不錯啊!

雖然不是自摸,但一張六萬上手,已經讓他聽牌了。

結果……

人家硬是不聽,直接把六萬打了出去。

這一打,把太後給打笑了。

“等等等等,胡了胡了,哀家胡了!”

說罷,極其迅速地把牌一推:“子越小子,你今天不行啊,都連輸三把了!”

暖寶一聽,微微挑眉,看向上官子越。

——子越哥哥,你不行啊。

上官子越感受到暖寶的目光,也挑眉朝她望來。

那明亮又帶著幾分笑意的眼睛,似乎在說:你行你來。

但嘴上,還是衝著太後應道:“是太後孃娘牌技了得,子越甘拜下風。”

“那是~哀家的牌技,在宮中若稱第二,就冇人敢稱第一!”

太後老得意了。

一邊清點著上官子越送過來的銅板,一邊碎碎念:“不過你們三個小子的牌技也太差了,跟你們打馬吊一點意思都冇有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