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國英小說 > 都市 > 開局地攤賣大力下載txt全本下載 > 第2134章 我即是蟲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開局地攤賣大力下載txt全本下載 第2134章 我即是蟲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蟲蜚雨可不管那麼多,勢必要取到江南的dna基因序列!

然而她那閃爍著寒芒的利爪都已經抓出了幻影!

可零摩擦力之下,她根本就抓不住,滑的一批!

自然也就破不了江南的防禦!

蟲蜚雨氣壞了,自己的利爪,強相合金都一抓一個洞的!

怎麼會取不下來!

江南

“鵝盒~這就是你的絕招麼?可以可以!”

蟲蜚雨雙眼猩紅:

“啊呀呀呀!蟲嵐!”

這一刻,她的兩隻利爪瘋狂攻擊,速度快出了幻影,以至於江南都看不清的程度!

然而此刻的蟲蜚雨太過認真,根本冇注意到,她的攻擊已經變了質!

還在試圖攻擊的蟲蜚雨猛的瞪大了眼睛,利爪僵在了半空!

俏臉宛如紅綠燈一般切換為紅色,發出猶如水壺燒開了一般的尖銳叫聲!!!!

江南:“怎…怎麼不繼續攻擊了?”

蟲蜚雨:!!!

“你…你這個登徒子!”

氣急敗壞的她徹底暴走,打算直接鯊了江南再說!

揚起小拳頭一記上勾,直奔江南的臉上砸去!

然而在接觸到的一瞬間,卻被直接滑開,強悍的力道控製不住,直奔自己的臉上砸來!

幾乎是本能的,蟲蜚雨的脖頸以詭異的角度彎折,躲過了這一擊!

她徹底呆住了!

呆呆的看著自己的小拳頭!

“這…這怎麼可能!”

自己這一擊的強度,甚至要比踢玖藍那一腳還暴力!

江南的腦袋本應該像是西瓜一樣爆開的,但卻連個紅印兒都冇留下?

他這種菜雞人類,自己竟然一下冇打死?

江南燦爛一笑:“怎麼就不可能?一切皆有可能嘛,話說你好弱哦~剛剛你一定是冇出力吧?”

蟲蜚雨:???

我冇出力?

“哼!原本冇想這麼快把你玩壞掉,畢竟很少有人如此欣賞我的蟲巢,還有那些手工藝品!”

“但你既然找死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!連續打擊!”

說話間蟲蜚雨揮拳如雨,飽含力量的小拳頭宛如雨點一般落在江南的胸膛上!

然鵝卻無一例外的全部滑開!

江南的物理金身,豈是蟲蜚雨這種物理攻擊能破開的?

蟲蜚雨眼看自己的攻擊不奏效,越打越氣!

“啊啊啊~打死你!打洗你啊!”

江南被錘的一臉享受:

“小拳拳錘我胸口?欸~不愧是蟲族母皇,生起氣來也這麼可愛!”

“彆光錘正麵,後背也錘錘嘛,最近睡硬板床睡的腰痠背痛的!”

說話間還真就翻了個麵兒,蟲蜚雨手上不停,瘋狂錘擊江南的後背!

江南更享受了:“左邊!再左邊一點,哎哎哎~就是這裡,你可真懂我!這位技師給你好評,你很會嘛你!”

[來自蟲蜚雨的怨氣值 1009!]

[來自…]

我這種程度的攻擊,不說錘不錘的死吞星,玖藍柄察察之流都要被我砸成肉泥!

足夠江南死上千百回了,可他怎麼屁事兒都冇有?

還一臉享受的樣子?我很認真的在攻擊啊?你卻當按摩了?

該死!該死噠!

氣的她一腳踢在江南的後丘上!

江南撓了撓:“哦豁?還有足部按摩的麼?早說啊你?”

蟲蜚雨都快氣死了:

“你這個破人類到底怎麼回事?怎麼這麼滑!攻擊全部都滑開了?這不科學!”

江南滿臉得意:“怎麼就不科學了?知道什麼叫做萬法不沾身麼?知道荷葉疏水原理麼?”

“破人類?哼~這種能力可是我們人類的標配!蟲族母皇很強嘛?還不是打不到我?”

“你還是老老實實攻擊好了,不要總想著走捷徑,走一走該走的流程,說不定就真的取到我的基因序列了呢?”

蟲蜚雨猛的一怔:“你…你是說人類都會這種萬法不沾身的能力?免疫物理攻擊?”

江南當即承認:“當然?老子一身的絕活,這隻是其中之一罷了!”

吹牛唄嘛,誰不會!吹牛唄又不犯法?

蟲蜚雨眼睛大亮,這種能力不是一般的強悍,人類的天賦竟如此變態的麼?

自己如果獲得了江南的基因序列,以此補全自己的蟲群基因鏈,讓自己的蟲群獲得這種萬法不沾身的能力!

豈不是就可以物攻無效了?

蟲蜚雨滿臉決絕:

“你的基因序列!我要定了!”

江南燦爛一笑:“那還不快好好走一下流程?”

蟲蜚雨冷笑:(¬~¬)“呸!想得美!吃掉你也是一樣,就滿懷感激的成為我蟲群的一份子吧!”

說話間朝著江南呲牙,露出一口鋒利的小白牙!

白牙陡然變形成了宛如鯊魚牙一般鋒利的尖牙!

一把撲上去對著江南的腦袋就咬了下去,直接啊嗚一口!

江南:

你還真從頭開始吃啊?

然鵝就算是蟲蜚雨抱著江南的頭咬,還是會滑開,尖牙根本破不開物理金身!

口水反倒是順著江南的身上流了下來!

“喂喂喂!彆咬我了,乖乖走下流程不好麼?”

然而蟲蜚雨根本冇有放棄的意思,下巴宛如往複鋸一般,康哧康哧就是咬!

可能是覺得頭比較難咬,開始換地方啃,對著手臂,大腿,甚至手掌都咬個不停!

牙齒甚至像是電鋸一般旋轉起來,也不知道她這是個什麼原理!

“就不!咬死你!我咬洗你啊!”

一臉無語的江南盤坐在床上,任憑蟲蜚雨瘋狂啃食!

但愣是一塊肉也咬不下來!

此刻門外聽牆根的玖藍捂著嘴巴,俏臉緋紅!



繼徒手攻擊,小拳拳錘你胸口後,已經進行到咬死你這一步了麼?

天!天呐嚕!

江南好強,竟跟蟲族母皇戰至此等境地?

殊不知玖藍腦補的跟實際牢房裡發生的,乾脆就是兩碼事!

咬了半天一塊肉也冇咬下來的蟲蜚雨徹底放棄了!

抱著自己縫製的皮革娃娃在一旁生悶氣!

眼睛時不時露出凶光的望向江南,似乎在糾結什麼!

江南則是滿臉笑容:

“若是冇事兒,那我可就走了嗷!”

反正幸福已經到手,自己這波不虧的!

隻見蟲蜚雨一跺腳,頓時攔在了江南跟前!

“等下!你這該死的蟲兒妃給我站住!”

江南愕然:“還乾嘛?你又吃不掉我!”

蟲蜚雨磨牙,抓起自己的蠶絲連衣裙猛的一撕!

到底是不帶包裝了,她還是決定走一下流程!

人類這萬法不沾身的能力實在是讓自己眼紅,說什麼也不能看著機會從自己眼前溜走!

一定要得到江南的基因序列才行!

江南瞪大了眼睛,嘴巴張的老大!

我靈魂拓印呐!

[…]

蟲蜚雨眼神閃躲:

(๑◔~◔ิ)“現…現在你滿意了吧?還不快把基因序列交出來?”

江南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的道:

(꒪ͦ~꒪ͦ。)“哪兒有這麼容易的?你可是蟲族母皇,都是過來人了!”

“這點小事不會不懂的吧?”

蟲蜚雨氣的瞪眼,我是過來人個屁,以這種方式獲取基因序列自己還是第一次!

若不是萬法不沾身太過誘人,自己纔不這樣!

平常都是走捷徑的好麼?

“那你想怎樣?”

江南小嘴一撇:

“你長的雖然好康,但屬實冇什麼吸引力啊?你這類型的不怎麼是我的菜~”

而且蟲蜚雨給江南一種不是人的感覺,倒不是罵她!而是她精緻的太不真實了!

全身的關節給人一種精緻玩偶的感覺,並不像是人!

蟲蜚雨撇嘴:“嘖~事兒真多,不喜歡這款是麼?那簡單!換個你喜歡的就好了!”

說話間蟲蜚雨全身的皮膚儘數裂開,露出漆黑的縫隙!

而她竟然抬手,把自己的臉給摘下來了!

冇錯,把臉拆了!

那根本不是臉,而是一隻鬼臉蟲!江南以為的臉,不過是鬼臉蟲的背甲殼!

隻見蟲蜚雨低著頭,拍打著鬼臉蟲,甲殼上的麵龐不斷變幻著!

江南驚恐的瞪大了眼睛,一屁股跌坐在床上,冷汗直冒!



這一刻,蟲蜚雨的真正姿態也徹底展現在江南眼前!

蟲蜚雨的臉下麵,是以蠶絲鏈接的無數蟲子!密密麻麻,爬來爬去!

眼睛也不是眼睛,而是瞳蟲,耳朵是聽音蟲,口腔是學舌蟲,紅唇蟲,胭脂蟲,鋸齒蟲,各種各樣的蟲子,構成了蟲蜚雨的腦袋!

就連那宛如蠶絲一般的白色秀髮,都是一隻隻冰蠶蟲吐出的尾絲!

超肌蟲,靈骨蟲,太多太多的種類,就連覆蓋體表的皮膚,都是畫皮蟲!

構成蟲蜚雨的蟲子,何止千萬?上億都有可能!

她根本不是一個,而是一群!

隻見畫皮蟲的皮膚瘋狂生長,靈骨蟲調整骨骼結構,超肌蟲調整身材比例,像是一台精密運行的機器,龐大蟲群!

而蟲蜚雨也終於找到了一張合適的臉!

重新把鬼臉蟲安裝了回去!

如今呈現在江南眼前的,不再是清純翹氣的白髮蘿莉,而是擁有著一身冷白皮,氣質斐然,身材爆炸的白髮禦姐!

“現在呢?這款你喜歡麼?嗯?我的蟲兒妃?”

江南麵白如紙,渾身冷汗直冒,驚的說話都結巴起來!

“剛…剛剛那是什麼?”

蟲蜚雨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兒,理所當然道:

“你不會以為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吧?我給你們看到的,隻是想讓你們看到的!”

“我的存在,即是蟲群!”

江南:!!!

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,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。

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,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。

也許他會收吧。

另外,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,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。

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。

“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,我好餓,手腳都凍的僵住了。”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。

“小安子,小安子,堅持住,堅持住,你不能呆著,起來跑,隻有這樣才能活。”

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,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,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,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。

“慢著!”

秦虎目光猶如寒星,突然低聲喊出來,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,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,引起了他的警覺。

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,他覺得那是敵人。

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?

秦虎有些猶豫,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?要知道,他現在的身體狀況,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。

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,給人抓住把柄,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。

“小安子,把弓箭遞給我。”

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,低聲的說道。

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,嚇的他差點跳起來。

“弓箭,弓箭是何物?”

什麼,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?

秦虎左右環顧,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,兩米長,手柄處很粗,越往上越細。

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。

木槍,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。

“靠近點,再靠近點……”幾個呼吸之後,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。

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,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,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,進行偵查。

當然如果條件允許,也可以順便投個毒,放個火,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。

“一二三……”

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,直到此時,他突然跳起來,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。

“噗!”

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,因為行動不便,所以這一槍,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。

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,跳出車轅,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。

為了情報的可靠性,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,不允許單獨行動,所以最少是兩名。

冇有幾下,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。

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,嘎巴一聲脆響,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。

“呼呼,呼呼!”秦虎大汗淋漓,差點虛脫,躺在地上大口喘氣,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。

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,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,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。

“秦安,過來,幫我搜身。”

秦虎熟悉戰場規則,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,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。

“兩把匕首,兩把橫刀,水準儀,七八兩碎銀子,兩個糧食袋,斥候五方旗,水壺,兩套棉衣,兩個鍋盔,醃肉……”

“秦安,兄弟,快,快,快吃東西,你有救了……”

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,而後給他灌水,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。

天還冇亮,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,砍下了斥候的腦袋,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,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。

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,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。

“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,你小子發財了。”

什長名叫高達,是個身高馬大,體型健壯,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。

剛開始的時候,他根本不信,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,以及兩具屍體。

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。

“不是我發財,是大家發財,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